前言

随着缅甸禅修大师——帕奥禅师 (Pa-Auk Sayadaw)近几年来积极地在海外各地弘扬佛法与主持密集禅修营,再加上禅师中英文著述的普及流通,有关帕奥禅林止观禅法的内容也逐渐被介绍到马来西亚的佛教界来,让许多佛教人士对南传上座部的佛法有了全新的认识,纠正了许多人对上座部佛教存有的某些错误见解和观念,同时也唤起了人们对禅修的热忱。因禅师的教法殊胜,近年来前往帕奥禅林参学或“朝圣”的马来西亚人日益增加。在帕奥禅林的外国人当中,马来西亚人占了大部分。更难能可贵的是,在第一代至第二代到帕奥禅林参学的拓荒者当中,出现了好几位在弘扬正法中贡献良多的大马籍佛弟子众,他们对大马佛教界[1],乃至对全世界的华人佛教圈子的影响深远。到目前为止,他们多数已经出家,继续把他们的青春、精力和生命奉献给佛法僧三宝,为正法的住世与传扬鞠躬尽瘁。

无论是抱着参学、求法或朝圣的目的,在还没有启程前往帕奥禅林之前,请事先收集一些相关的数据与信息,以便做一些事前的准备。目前在网络上也出现不少“禅林参学记”之类的相关信息,这些信息多数是由中国、台湾或香港的参学者编写,其中有不少宝贵的信息是非常值得我们参考的。

在学[2]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为一名有兴趣到帕奥禅林参学的佛友解答询问[3]时,忽然萌起了想要编写一篇大马版之〈帕奥禅修之旅〉的念头,专为立志要让自己的生命步上清净之旅的善人们提供一些参考,以及与大家分享在学在帕奥禅林修行的一些经验和心得。在学才疏学浅,加上编写仓卒,如果文句中有出现疏漏或不当之处,敬请诸位方家多多包涵和指教。

愿籍此文章献给所有——

有兴趣到缅甸帕奥禅林参学的贤友们;

要在禅修方面突破瓶颈的禅修者们;

想多些认识南传上座部佛教的善人们;

对禅修、四念处有兴趣的学佛者们;

徘徊在十字路口、摸索着要修什么法门的行者们;

愿意跟随佛陀足迹的智者们;

追忆佛陀时代的古风与荣景的人们;

想要探索这世间无上宝藏的寻觅者们;

愿意为自己开启一扇不死之门的生命斗士们;

愿意接受不死甘露洗涤的有慧人们;

以及在无尽漫长的轮回路上,身心皆疲倦的旅人们。


[1]马来西亚为东南亚一个多元种族的回教国家,一般简称为大马。这里的民族大约有三十多种,主要的三大民族为马来人与土著,占了总人口的60%,华人则占有25%以及印度人7.04%。根据历史记载,在千多年前马来西亚曾经是佛教中心,当回教传入后,佛教就开始没落了。虽然是回教国家,但大马的民族依然享有宗教与文化自由,各传承的佛教团体更在大马的华社间百花齐放,较普遍的有南传佛教(也即讹称为小乘佛教)与北传佛教(即俗称大乘佛教)。来自缅甸的帕奥禅法开始传扬到大马佛教界来也只不过是十多年左右的事迹。

[2]文中的「在学」是笔者对自己的称呼以取代‘我’的代名词,除了藉此提醒自己还在学习以外,也提醒自己根本不是一个永恒实在的个体或者有个独立的‘我’在里面;‘我’只是一堆心(citta)、心所(cetasika)、业生色(kammasamuṭṭhānarūpa,即类似现代的基因学所称的脱氧核糖核酸DNA)、心生色(cittasamuṭṭhānarūpa)、时节生色(uttusamuṭṭhānarūpa)和食生色(āhārasamuṭṭhānarūpa)这些零件组成的精神与物质现象的综合体而已。

[3]笔者曾经在2006年初到缅甸帕奥禅林潜修一年,回来大马时并无意编写一些回忆录或心得。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有一位也有兴趣到帕奥禅林禅修的佛友向笔者询问有关信息后,个人觉得由曾经到缅甸修行过的大马人所编写的参学指南、修行心得等相关信息几乎很缺乏,在有所感触下助成编写这篇文章的因缘,并在文中综合了相关的参学指南、一些信息、经验、个人心得与感想。希望能籍着此文的信息和经验提供一些方便给日后有心到帕奥禅林修行的人们,也纯粹与有兴趣到禅林修行、想多了解帕奥禅林或对禅修有兴趣的人们分享笔者的一些个人的经验、浅见与心得。


评论

帕奥禅林清净之旅 —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