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sita-Teaching-&-Training

兹简略地介绍兜率天修行林的教法与修行。

兜率天修行林的教法与修行是完全依据缅甸帕奥禅林的教学与修行次第,换句话说,兜率天修行林的教法与修行也是严格遵循巴利(Pāḷi)三藏圣典与其注疏里所记载的戒、定、慧三无漏学的修学次第。三藏即包括了经、律以及阿毗达摩论藏,注疏是佛陀时代的诸圣弟子、三藏法师以及诸论师对三藏里难解的字、句、偈加以诠释疏通,阐明经义。

一条羊肠小道若没有路人攘往熙来,自然杂草蔚生,荒凉冷落,即使显而易见的小道久而久之也不复见;同样地,这条通往涅槃城的古仙人道虽然已经在两千多年前被觉悟者重新发掘出来,也曾经带领着无数的跟随者们一起通过这条小道抵达涅槃城,但是,当年深日久后,已经赓衍成鲜有人愿意敦实地跟随着指路人走过的足迹,笃行指路人的教诲。再涉历了穷年累月的撂荒,佛陀为众生开显出的灭苦之路也逐渐变得影影绰绰,反之许多似是而非,通往“荷兰城”的路却大行其道,无不叫人瞀眩悖乱。

令人欣慰的是:在不久的几十年前于缅甸中南部的一个小寺院,有一位不见经传的出家人默默地在踏实禅修,通过自身对三藏与其相关注疏的深入研究并配合十多年潜修止观的实践,援古证今,解行并进后,佛陀原始的止观禅法才能再度重见天日。他对世界的贡献恰如穿过乌云缝隙的阳光,扫荡正法的阴霾,让这个世界的芸芸众生重新看到灭苦的希望。后来这位出家人就被人们恭称为帕奥禅师。由于佛陀古老的止观修行法门是被近代的帕奥禅师重新翻起弘扬的,故也有人称此禅法为「帕奥禅法」。然而,让我们听听帕奥禅师本身对此有什么看法?

“佛法深奥得连大智如辟支佛亦无法言传于他人;如今我们能够说法是因为佛陀教法的缘故。我们必须时时刻刻谨记那是佛陀的教法,而不是我们自己的法,因为那深奥之法并不是我们发现的。有些人把我遵循及用以与他人分享、记载于巴利圣典及注释中的佛法称为「帕奥禅法」,但是如此称之是完全错误的。那不是我的禅法,而是佛陀的禅法。我只是将它从巴利三藏与注疏中提取出来而已。”

在这很传统的教法与修行里,特别注重佛音尊者(Bhadantācariya Buddhaghosa)的《清净道论》(Visuddhi-magga),这是一本深受上座部佛教尊崇的注释书。兜率天修行林所传授的禅法乃依据《清净道论》的戒定慧三学、七清净及十六观智的次第,以戒清净为基础,进而修行定、慧二增上学,亦即止(samatha)与观(vipassanā),以“现见涅槃” 为最究竟目标。

三学又可以再扩展为七清净,它们是:

三学

七清净

1. 戒清净
2. 心清净
3. 见清净
4. 度疑清净
5. 道非道智见清净
6. 行道智见清净
7. 智见清净

戒为一切善法之根本,也是佛教修行的基础。兜率天修行林的僧俗学员们都要学习圆满戒清净,努力成就“四遍清净戒”为定慧的奠基石。此外,为了让所有学员们都能够从修行林的和谐气氛中获得最大的法益,所有的住众都必须遵守修行林的条规与基本行为准则。在这里的比丘与沙弥生活要求谨遵佛制戒律,进来修行林之前皆不能拥有任何形式上的金钱或以不如法的方式获取的物品。比丘必须持好比丘戒,沙弥必须持守十戒及七十五众学法,南传或北传的尼师则必须受持最低出家十戒(dasa-pabbajja-sīla)以及其他遍浄戒。男女居士必须持守在家十戒、八戒或最少梵行五戒。有欲前来兜率天修行林禅修的出家众或在家众可以先下载以下pdf文件参考。

兜率天修行林的简要条规与指南
比丘与沙弥的行为准则
尼师的行为准则
男禅修者的行为准则
女禅修者的行为准则

以清净戒为前提,学员们进一步培育定力以成就心清净。天、人师——佛陀已经为所有有欲提升生命的众生教导了四十种培育心智的止禅业处,虽然在《清净道论》中有非常详细的解说这四十种止业处的修习方法,但若非在合格兼富有经验的禅修业处指导老师严谨指导之下,初学者单单只靠书本是不容易成就定学的。在兜率天修行林,学员们可以依自己喜欢的任何一种禅修业处入门方便,最好是一来到修行林时就先与禅修业处指导老师面洽商讨,以便能更有效率地作出最佳选择。兜率天修行林的初学者一般上受鼓励选修是以「入出息念」(ānāpānassati,也称安般念)或「四界分别观」这两种止业处开始修禅。

如果学员选择修习入出息念,在成就了四种色界禅那以及五自在后,可开始转修其他止禅业处。学员们成就定力所需的时间是判然不同的,要依个人过去累积的波罗蜜再配合今生的精进力度而定。话虽如此,您现在能从包罗万象的网站中点击进来了兜率天,您能够从五花八门的宗教法门选择了上座部佛教,又能在上座部佛教中形形色色的修法里选择了这门古老的传承,这是宣示了您的波罗蜜铁定是有的,勿庸置疑,不要犹豫,莫以踌躇,现在您所需要做的只是走进来试一试,看您愿意付出多少精进力以点“蜜”成金。

一旦学员成功掌握了第一个“根本业处”后,泛常能够轻而易举地成就其他止禅业处,就像一个成功铸造了一把“万能钥匙”的铁匠,能以一支钥匙通万门一般。他可以随自己的意愿继续修习三十二身份、白骨观、十遍(地遍、水遍、火遍、风遍、青遍、黄遍、红遍、白遍、光明遍、限定虚空遍),每一个遍依次证得色界四种禅那后,再进一步修四种无色定(空无边处定、识无边处定、无所有处定、非想非非想处定)、四无量心(慈心禅、悲心禅、喜心禅、舍心禅)、四护卫禅(慈心禅、佛随念、不净观、死随念)等其他业处以成就心清净。

帕奥禅师教导的禅修次第很讲究按部就班,不求捷径,只要老老实实地跟随次第践行。也许有人会觉得成就一个止禅业处后就可以转修观禅了,为何还要修习其他止业处呢?其实,当禅修者经过了一系列止禅业处的训练后,心会变得更明净、适业、柔软、敏锐和灵巧,尤其是修习白遍为帕奥禅师特别重视的。修习每一个止禅业处都有用处,以作为禅修者日后的观禅扎下稳健的根基,这是帕奥禅师的用心良苦。

如果初学者是以四界分别观为入门业处,则可以略过以上的止禅业处修习,在成就四界分别观后,可以直接转修观禅。单单修习四界分别观是无法证得禅那的,只能证得近行定。在还没有更进一步修观禅之前,若要再修止禅业处也是可以。对于那些选择以四界分别观为入门业处的初学者,禅修业处指导老师给他们的建议是最好是能够持续修最少一个月,否则事倍功半。

只有跨过了戒学与定学的门楣,禅修者才能够真正踏入佛教独有千古,不共外道的核心——慧学,而修习观禅是唯一的贯彻慧学之道。由于佛陀教导的观禅所取的所缘(目标)必须是究竟法(paramattha)及缘起,所以在还没有真正进入观禅以前,禅修者务必先完成一系列修观禅的准备工作,那就是色业处(rūpa kammaṭṭhāna)、名业处(nāma kammaṭṭhāna)以及缘起(paṭiccasamuppāda)以便能够如实地知见与辨识到究竟法如心、心所、色法以及透视它们在过去、现在、未来三世的因果关系。

有两条修观禅的途径,第一条途径是先修止业处一直到达禅那,然后进一步修观禅,这类禅修者称为“止行者”(samatha yānika);第二条途径是以四界分别观入门培育定力一直到达近行定后,就转修观禅,这类的禅修者则称为“纯观行者”(Suddhavipassanā yānika)。无论禅修者是依循哪一条途径入门,四界分别观都是这两类行者迈向观禅之前必经的门径。当禅修者修习四界分别观一直到能够看到色聚(rūpa kapāla)后,就开始辨识与分析色聚至无法再分解的最小单位,这些最小单位就是究竟色法。再逐一辨识眼处、耳处等六处与头发等四十二身分中各类色聚里的究竟色法,修习色业处。然后再辨识与分析禅那速行心路过程及眼门、耳门等六门心路过程中每一个心识刹那里的心与心所,修习名业处,辨识内外诸行无我、没有男人、没有女人、没有众生等,一切只是一堆名色法的组合而已,从而完成“名色分别智”,成就见清净。

接着,禅修者再培育起定力,以追查名色法之因的方法逐渐向过去逆观,渐次地观察自己过去一天前、一星期前、一年前、十年前、三十年前……一直到今生在母胎结生那一刹那的名色法,再继续往前推本溯源到前一世临死之前那一刻的名色法以及临死速行心的目标后,找出导致今生结生的过去因,即无明、爱、取、行、业,以此因果关系来观修缘起。此后,尽自己能力以同样的方法逐渐向前观照过去第二世、第三世、第四世……乃至许多过去世。藉着辨识过去世因果而培育起观智的力量后,可以用同样的方法来辨识未来世的因果,一直到证悟阿罗汉果以及般湼槃之时。透彻地辨识过去、现在、未来三世六门五蕴的前因后果,从而完成“缘摄受智”,成就度疑清净。

帕奥禅师有一个不成文的习惯,当那些已经能够灼见缘起的禅修者前来小参时,禅师会很有自信地向他们提问道:

“你现在修习如何辨识名色法的方法是否与佛陀时代的方法一样的呢?”

亲证有所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啊!只有亲证者才能不言而喻,不禁对禅师感佩万分,莫不可状。

观禅的所缘是苦圣谛和苦集圣谛。苦圣谛即五取蕴,亦即究竟名色法;苦集圣谛即名色法之因,亦即缘起。修习观禅必须在此基础上,以十一种方式,即以过去、现在、未来、内在、外在、粗、细、劣、胜、远、近的观法透彻精辟地观照究竟名色法及其因的无常、苦、无我三相,次第地完成各种观智,进阶成就道非道智见清净、行道智见清净以及智见清净。如果禅修者曾经在过去世累积了足够的波罗蜜,而在今生有能够精进地修习观禅,当观智成熟时,就能够证悟以涅槃为目标的道智与果智。此时,禅修者将发现所有的行法止息了,而内心却能完全地觉知寂界涅槃,获得四圣谛的真实智慧,现法亲证涅槃。

禅修者修习观禅时是取究竟名色法为观禅的所缘,并能够以十一种观法真正透彻地分析究竟名色法及缘起法,这时他所修习的观禅才是真正的观禅,否则那只是粗浅的观禅而已。为什么帕奥禅师要求禅修者们必须如此详尽地修习?禅师举了其中一个理由:

“如果你不曾照见自己的过去世,也不了解缘起,就不可能证悟涅槃,为什么呢?因为从证悟初果须陀洹的那一刻开始,禅修者自然地对佛、法、僧生起不可动摇的信心。业报法则、缘起与生死轮回是佛陀教法的重要部分,如果你还不曾以观智直接知见它们,又怎么能肯定且毫不怀疑它们的存在呢?即使是已经直接照见它们的人也还只是「小须陀洹」而已,只是临时性地去除自己的疑,那么,是否可能还未照见它们就成为须陀洹呢?即使你说自己对它们有十足的信心,但那只像婆罗门众对他们不曾亲眼见过的大梵天有十足的信心罢了,因为你对法的十足信心只是依靠理论知识而建立起来的,并不是建立于亲身经验的观智。”

现在有许多佛教学术界的僧俗学者乃在凭着自己未亲自修证的理论、观点、见地、推敲或推理,劳心苦思地撰写了一篇又一篇文如其人的小品论文,发表了一遍又一遍不同凡响的辩论学说,到头来仍然无法掌握到佛法真正灭苦的要义,搞不好还造了一大堆谤法的恶业,讹误了佛陀真正的原义。较常见的谤法业如阿毗达摩非佛说论、不须观照三世的当下论、究竟法乃佛域论、以及禅那毋庸论等,这些误民惑众的危言高论,加速了正法的灭亡,也睽阕了众生灭苦的路。事实胜于雄辩,明眼人当然不可能会被盲眼人牵着走,这是自然的道理。那些赫赫有名的佛教僧俗学者和佛典翻译人,无论他们如何头头是道地向人们解说中阴论,辞严义正的演说注释非佛说论,也只不过像一个盲眼人跟明眼人叙道他们想象中的太阳、天空、大海罢了。明眼人当然对他们的妄说盲论一笑置之,因为很难向他们阐明陈述。问君该如何以有限的词汇向盲人描绘我们能够亲眼看到的那金光万缕的太阳、蔚蓝如靛的天空、粼粼碧波的大海呢?由此可见,正法住世不单只依靠教理(pariyatti),还要兼备修行(paṭipatti)与体证(paṭivedha),只重视理论而匮乏修证就是我们当下即可足见的弊病,以盲导盲,讹以承讹,谬以袭谬。

亲爱的朋友们啊!如果您热爱正法,如果您悲悯众生,如果您关怀未来的子孙后代,为了自己与世界长远的饶益与真惠,您是否愿意走进来奉献您的一份力量?一起成为正法轮转动的其中一支辐条,戮力同心维护这个正法,以学法、修法、证法来让此千载难逢的不死甘露得以源源不断地延续下去。


评论

兜率天修行林的教法与修行法门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