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譯修訂版序

首先譯者要向大家道歉,因為中譯初版裡有超過兩百個錯誤,最多的是巴利文打錯了,至於翻譯錯的地方也有幾十個。真心感謝所有幫助譯者改正的人。

此時想到阿毗達摩,就想到《迷惑冰消》的「智分別」中提到佛教的三種消失(antaradhāna):

「有三種消失:教理消失(pariyatti-antaradhāna)、通達消失(paṭivedha-antaradhāna)、修行消失(paṭipatti- antaradhāna)。於此,教理是三藏,通達是通達(四聖)諦,修行是行道。於此,通達與修行時有時無。有時候,通達的比丘眾很多,凡夫比丘則屈指可數……佛教的住立是透過教理,因為(即使修行與通達消失了)智者在聽聞三藏後,能夠圓滿其他兩個(即修行與通達)……因此,只要教理存在,佛教就還存在。然而,當教理消失,首先消失的是阿毗達摩藏(論藏)……。」

兩千多年前的註釋裡記載的這項預言,如今不幸已經出現很明顯的徵兆。如今有許多比丘說阿毗達摩不是佛陀所教,他們只接受三藏中的經律兩藏,排除了阿毗達摩與註釋。許多年前,譯者曾親耳聽見一位比丘在開示時公開批評覺音尊者思想錯亂,所編譯的《清淨道論》亂七八糟。

《清淨道論》這本禪修大全裡解釋修行觀禪的部份,都是根據註釋與阿毗達摩的解釋,非常有系統與清晰,毫不混亂。目前就有許多依照《清淨道論》修行止觀禪法的人能夠如《清淨道論》中所述地培育四禪八定,觀到內外種種色聚、究竟色法、心路過程、究竟名法、過去、現在、未來三世的緣起法因果關係等等。他們透過親自體證來驗證佛陀的教法是否是真的。只是知見究竟名色法、緣起法等只能證明給自己看,無法證明給別人看。但大家想一想,難道這麼多真心修行的人都在講騙話嗎?

即使我們自己沒有能力觀到這些殊勝的法,但這並不表示別人也觀不到,不能證明阿毗達摩與註釋裡所說的是錯的。既然如今還有許多人能夠觀到這些殊勝的法,即使有人還要懷疑,最好還是小心一點,不要批判,不然批判錯了是很糟糕的,以後要付出非常慘重的代價,而且也連累了許多無知贊同這種錯見的人,乃至遺害許多代的人。

他們會這樣批判,都是因為受到前人誤導,成了受害者。根據一位長輩的研究,第一位主張阿毗達摩非佛所教的是一位西方學者。他的根據是因為阿毗達摩的文法與經律兩藏的文法不一樣。就這樣,他判定阿毗達摩非佛所教,[1]不是佛法。文法是判定佛法的標準?是嗎?法律與小說的文法也很不一樣,這證明了什麼呢?佛陀不是叫我們透過修行來驗證法嗎?難道他們忘了佛陀在《增支部.三集.羯臘摩經》(Kālāma Sutta)裡說:

「當你親自了知:『這些教法是不善的、當受指責、智者譴責、接受與實踐後會帶來傷害與痛苦』,那麼你就應該捨棄它們。」

難道根據阿毗達摩與註釋來修行戒定慧是不善的嗎?會增長貪瞋痴,造下許多惡業嗎?還有,在同一部經裡,佛陀不是叫我們不要只是因為[2]「傳言、或推理邏輯、或傳承、或有力證據[3]、或他是我們的老師」等等就接受某人的教法嗎?如此,我們怎麼可以只因為這位西方學者的文法推理而接受他的教法(他教人排除阿毗達摩)。他這一項創新的見解,害慘了許多受其誤導而推廣其錯見的人,包括許許多多的出家人。

以前,譯者也是因為太勇敢,所以亂批判,造了很多惡業,也害了別人。對於以前因為自大無知而亂批判,譯者真心地懺悔,正在努力做彌補。希望別人不要犯上譯者以前的錯誤,誤人誤己,害人害己。(在此,藉此機會做項更正。譯者在大學時期人云亦云,說修止禪會阻礙修觀禪,說有禪那的人吃不了苦,很難修觀禪。後來譯者去到緬甸帕奧禪林,才知道這種見解是錯的。雖然要修觀禪並不一定要具備禪那,但禪那對修行觀禪非常有幫助。證得禪那五自在的人很容易修行觀禪,能夠如實知見究竟名色法、緣起法等等,能夠修很深奧的觀禪。而且在很多部經裡,佛陀都是教了止禪才教觀禪,包括《大念處經》。)

1999年時,譯者現在的老師吉祥尊者就勸譯者不要太肯定自己是對的,不要評論別人的修行,包括別派的。當時譯者因為我慢而不以為然。到了2006年尾,譯者才醒悟自己錯得太離譜了。只是惡業已造下很多,要抹也抹不掉了。其實,即使我們判一千件事判對了九百九十九次,我們也未必是天才(借用佛陀的智慧才懂的),但只要判錯了一件事,而這件事剛好涉及有份量的事,例如很肯定地判聖者為非聖者,或判法為非法,判非法為法,我們可能就是天大的蠢才。為什麼呢?因為有業的,以後要付出代價的。所以還是保險一點的好。

或許我們可以用佛陀所說的這個偈子來提醒自己:

Yo sahassaṁ sahassena saṅgāme mānuse jine;

Ekañca jeyyam·attānaṁ sa ve saṅgāmajuttamo.

但是戰勝自己的人,才真是至上勝利者。

──《法句經》偈103

我們不必向別人證明自己如何如何,只要能淨化自己的內心,戰勝自己的煩惱就好了。

根據佛教正統的教法,正法的傳承只是一代傳一代,主張守舊,不鼓勵創新。在古時候,有位年輕比丘證悟須陀洹道果後,在寺院裡打板召集其他僧眾。長老來到時問他什麼事。他說他要講法。長老問他要依據哪個導師的教法來教。他說是根據自己的解釋。長老就叫他先去學註釋,也就是佛陀與古師大德(應當記得有許多古師大德是大成就者,在法上遠比我們優越)的解釋,學後再來說法。他聽從長老的指示,去向一位博學的大長老學習註釋,學完後才教法。

現在緬甸南傳佛教還保留著依照此傳統來傳承佛法,而且其中最難的考試,亦即學習經教最高的成就,就是像古人那樣背完整個三藏,並且要精通註疏。據說,從1950年代到現在,已經有十二人通過這項考試,成為三藏持者。到了今年2010年,其中六人還活著。另外,目前已經有很多人能夠背其中二藏。真是難得。

反之,現代西方的學術界主張創新,例如在寫碩士與博士論文時,研究生多數[4]都需要提出前所未有的獨特見解(現代的詮釋?)。這個方法用在世俗上會帶來進步,因為世俗追求的進步是沒有止盡的。可是用在佛法上就有問題了。如果我們能夠對佛陀的教法做出提昇,那豈不是表示佛陀的智慧不圓滿,不能帶引我們達到真正滅盡一切苦?佛陀自己不是達到滅苦的最終目的後,才向眾生弘揚他所發現的道路嗎?難道會不斷有比這個更最終的目的?或者會不斷有更新的法來達到這最終的目的?難道會不斷出現比佛陀更有智慧的人?

其實,學法不是為了證明自己有多厲害,因為無論我們學得再多,都不是我們自己發現的,都是源自佛陀的教導,再由歷代僧團付出極大的努力傳承下來的。再怎麼說都是學來的。我們應當謹記,學法只是為了淨化自己的內心,幫助別人淨化內心,讓自己與別人都能離苦得樂。在無始的生死輪迴裡,我們每個人都苦夠了,不要再為了維護與滿足這個「我」而帶給任何眾生傷害,包括自己。

試想像這個世界如果沒有佛陀傳下來的法,那會是怎樣的一個世界?那是一片黑暗,完全黑暗。我們只能盲目亂闖,卻怎麼也闖不出什麼來。其實,我們真的要非常感恩佛陀與歷代大德,藉助佛陀的智慧,我們才有可能做到千萬劫都不能做到的事,把生命提昇到非常高的層次。應該記得,我們能夠做到這一點,並非依靠自己的智慧,而是依靠佛陀的智慧。

希望在未來有強大的因緣出現,能夠破除種種錯見,幫助世人避免被誤導而付出不必要的慘痛代價。希望有更多的人發心真心地把生命奉獻給三寶,出家學習與修證佛陀的教法,以此來護持正法,讓正法久住世間,利益眾生。

不忍眾生苦,不忍聖教衰。

不忍眾生苦,不忍聖教衰。

譯者尋法比丘

二零一零年九月

序於馬來西亞古晉

兜率天修行林


[1] 有一天,譯者突發奇想,覺得我們不必這麼急著證明阿毗達摩是否佛陀所教。我們只要忍一忍,好好地修善累積功德,再過幾十年,在忉利天(三十三天)只過了大概半天,或許就能投生到那裡,去問帝釋天王及其他神,到底佛陀有沒有去過那裡開示阿毗達摩。

[2] 有些人好像會誤解這部經。他們引用這部經,說我們不可以相信傳言、傳承等等。其實佛陀並沒這麼說。因為傳言、傳承等等有些是對的,有些則是錯的,所以佛陀說不要「只是因為」傳言、傳承就相信,必須加以驗證。

[3] 以前西方權威歷史學家判定佛陀為虛構的人物,直到許多年以後,人們發現了阿育王石柱,佛陀才突然間從「虛構」變成「真實」。否定佛陀的是證據,確定佛陀的也是證據,到底證據是什麼?

[4] 有些人的論文並沒有走這條路線。當然,我們也要感恩西方學術界,因為他們翻譯了許多巴利聖典,讓我們這些不懂得巴利文的人能夠透過譯文來學習珍貴的佛法。


评论

阿毗達摩概要精解中譯修訂版序 — 1 Comment

  1. 恭敬的法師,

    很感恩法師發表文章,確實是寶貴的提醒,尤其是“不要太肯定自己是對的,不要評論別人的修行”,我們都是因為慢心才會評論別人或是得理不撈人啊!!真是太自大了。。。。 好慚愧哦。借此機會向法師發露,懺悔。。。。 說話要謹慎。。。不要講過龍了。。。

    SADHU SADHU SADHU…

    彩霞頂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